对毒品说NO!海口3000余名学生排“禁毒”方阵

际通宝美容产品招商网

2018-09-08

据悉,早在2010年,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项目局(DARPA)就启动了一个开发反潜无人器的研究项目,它能够在浅水区跟踪敌方潜艇的无人驾驶船。按照设计,这种美国海军无人驾驶船的样船——反潜作战连续追踪无人艇(ACTUV)可连续60至90天自主操作,巡逻大片海域,一旦发现敌方潜艇便召来其他美军舰船予以摧毁(ACTUV本身不配备武器)。反潜作战连续追踪无人艇被称为“海上猎手”。据国外网站透露,这种先进的无人海上系统能够在远程监控模式下航行数千公里、持续数月执行任务。这其中包括自主遵守海上法规和国际公约以保障航行安全、自主进行系统管理以保障操作可靠性、自主与聪明的对手过招。

俗话说“春捂秋冻”,你是已经早早换上靓丽的春装,还是遵循着古话严严实实地穿着秋裤、裹着棉衣?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0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49.8%的受访者认为“春捂秋冻”的说法有道理,应该遵从。66.0%的受访者认为当下遵从中国传统的养生观念依然重要。受访者中,男性占46.9%,女性占53.1%。

省委要求各级党委政府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纳入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纳入精神文明创建考核评价体系。三是宣传部门主动作为。

相较于上学时熬夜写稿,通宵剪辑视频作业,她坦言自己现在的生活更健康。“以前也明白要规律作息,但就是不能落实到行动上。

张涛说,全球各经济体需要加强合作,引领全球经济发展进入下一阶段,并实现更包容、更均衡的发展,确保全球人民从中受益。特别是中国经济的转型发展,如果中国成功转向可持续发展路径,不仅对中国,对全世界都是有益的。  经国务院批准,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会于3月18日至20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今年是第18届年会,主题为中国与世界:经济转型和结构改革。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银昕胡巍北京报道编辑:雪山小狐追不上房价的你,能追上房租吗?这可能是2018年夏天,最扎心的一问。

据统计,过去一年,在全国的一二线城市中,有13个城市房租涨幅超过20%。 涨幅最高的是成都,以%的涨幅位列榜首。 紧随其后的是深圳,涨幅高达%;重庆、西安、天津、合肥等二线城市,涨幅全线超越北上广,而北京和广州的涨幅也均超过20%。

异动在北京,越来越多的白领住到了六环以外,还有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选择两人或三人合住一间房,当然,还有一批人悲吟着北京只有地下室,没有梦想,直接回了老家。

今年的毕业季,如脱缰野马的房租更成为年轻人不能承受之重。 贝壳研究院Realdata的一组数据显示:2018年7月北京租赁成交环比增加%,每平方米月租金为元;东城区和顺义区环比涨幅分别为%和%;新奥洋房、三义庙北和城华园三个社区的环比涨幅分别为%、%和%。 那么,除去毕业季这一每年都有的常规操作,还有哪些因素助推了北京房租的暴涨呢?租房中介们认为,锅主要在供给端上。

贝壳研究院提供的报告《北京租金上涨的真相》中称,近来北京市集中清理与拆除违规公寓、群租房以及隔断房等不符合消防安全的租赁住房,导致市场上低端租赁房源减少,同时对黑中介二房东的打击导致部分不合规房源下架,挂牌房源总数下滑。 此前低端房源的租客不得不转向收费更高的其他产品类型,需求端的增长推动了这部分产品租金上涨。 这倒不是没道理。 2017年,北京拆除违法建设5985万平方米;2018年,北京计划拆除违法建设4000万平方米以上。

2017年,北京商品房销售面积为875万平方米,保障房销售面积267万平方米,加起来1142万平方米,不及当年拆除面积的1/5。 供给明显减少,而政府的各类政策性租赁住房未能及时跟上,供需突然失衡,房租自然不可避免会上涨。 但仅把如此不正常的房租上涨情况归因为供给不平衡,就能了事?资本资本这一令人不安的推手,不容忽视。 在倡导租购并举之后,长租市场就成为一个被资本竞相吹捧的风口。

与此同时,魔方公寓、蛋壳公寓、自如、新派公寓等规模化租赁企业的跑马圈地,也正式进入白热化状态。 竞争到一定程度,争抢房源、哄抬价格就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常态。

事实上,就在舆情发酵之前几天,自如管家们还一遍一遍地在朋友圈刷屏推荐一处房源签约成功,推荐者可获1000元奖励金。 曾任我爱我家集团副总裁的胡景晖直指,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为了扩大规模,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到40%在争抢房源,人为抬高收房价格,而且这些长租公寓重装修、N+1出租模式加剧了租房价格上涨。

他认为,在这一波房租上涨中,这些长租企业的推波助澜占到了三分之一的权重。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经他调查,同一个小区,同样的户型,装修差距不大,但中介托管的房源比非托管的房源贵22%。 而在市场上,已经很难找到非中介或者非公寓企业的房源了。 这些租赁企业很大部分都是通过低价囤房,包装后高价出租,赚的是租金上涨的差价。 这种情况下,部分中介公司动辄发布区域市场环比价格上涨10%的数据,对于市场来说,就是在制造上涨预期。

而对于机构化租赁企业来说,另一个算盘在于,通过对小业主房源的收编、改造,最终形成逐渐取得市场分发权和定价权的巨头。

这不是炒房租是什么?金融化面对舆论质疑的洪流,长租公寓们的回应很有意思管理成本高,根本不挣钱。

自如CEO熊林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北京是自如从2011年成立以来唯一盈利的单体城市,且仅是微利。

不挣钱却也要高价囤房,是要作甚?在专业人士看来,这主要在于长租公寓的自我定位是互联网企业,而非线下牵线搭桥的传统中介,他们的目标是互联网化的中介巨头。

这就不可避免地使他们的商业立即带有互联网化的流量经营思维:为租客定制各类增值服务,从搬家、维修到沙龙、郊游和聚会,形成社群内的重复消费。

更为重要的是,要成为高估值的互联网化巨头,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烧钱不惜代价拿到垄断地位,获得定价权。 然而,更值得警惕的是另一个助推逻辑资产证券化。 目前,新派公寓、魔方、蛋壳以及自如等长租公寓企业均发行了资产证券化产品。

以魔方公寓信托受益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魔方ABS)为例,3档的预期收益分别是%、5%和%。 有分析认为,可观的收益是资产证券化产品吸引投资者的首要条件,而这必然要求租赁企业提高租金。 但熊林说,资产证券化产品的收益并不由上涨的租金收入直接构成。 以自如为例,自如发行的两款ABS以基于租房场景的消费分期贷款为底层资产,租客在租房时签署贷款合同,还款时伴随一定比例的贷款费用,投资人的预期收益来源于贷款费用而非房屋租金,也就是说,影响投资者收益的并不是租金的增长,而是自如有没有稳定的资产质量和良好表现。

那么,资产质量怎么评估?还是得回到房源上。

毕竟,有更多更好的房源,资产质量才会更高。 监管引发网络热议后,监管火速介入。 8月17日,北京市有关监管部门集中约谈了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 约谈会明确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不得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

一经查实,将从严处罚、联合惩戒。 效果如何尚有待观察,但对租金的调控,早些时候已被写入政府文件中。 2018年5月,住建部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房地产市场调控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从六大方面提出做好房地产调控工作的明确要求,要求地方政府在控房价的同时也要控房租。

控房租,加大供应才是硬道理。

2018年6月,北京市住建委发布了《关于发展租赁型职工集体宿舍的意见(试行)》,旨在加大蓝领公寓的供应力度;2017年4月公布的《北京市20172021年及2017年度住宅用地供应计划》明确称今后5年北京将计划供地1300公顷,建设租赁住房50万套;2017年11月北京明确今后5年北京将供应1000公顷集体土地用于建设集体租赁住房。 但从计划到真正进入市场还有待时日,因此政策的效果也暂未显现。 当下,高房租已经成为无产北漂们沉重的负担。 20%被认为是房租与收入比较为理想的比例,既能保证居民基本的消费生活,也能维持租赁市场的稳健发展。 但据估算,像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房租与收入比已经高达45%。 胡景晖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认为,超过40%已经是一个比较沉重的负担。 在欧美发达国家,三分之一的收入无论如何也够支付房租了。

租房是很多青年在一二线城市最后的退路,不只是买不起房,如果连房租都占据收入的大半,那提振内需就无从谈起了。